月月娱乐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昱权聚焦 | 2018财经大盘点,那些值得回味的全球事件!

2019-09-05来源:中国财经时报


2018年终于过去了,趁着记忆还未走远,让我们来一起回顾2018年发生的几大全球财经事件。


1
减税降费


2018年6月初,崔永元在微博上爆料有艺人4天拿6000万元的天价片酬,并起底疑似用“大小合同”、“阴阳合同”等偷漏税。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对微博爆料大呼不过瘾时,范冰冰工作室发布《严正声明》,称崔永元侵犯合法权益,散步谣言,构成诽谤。影视圈资深人士随后通过网络爆料,崔永元“怼”上范冰冰是因为电影《手机》而结怨。


事件发生一天后,国家税务总局迅速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调查核实有关影视从业人员“阴阳合同”中的涉税问题,江苏省地税局已组织主管税务机关等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就此,一场围绕影视行业税务问题的大地震拉开帷幕。


2018年9月,《证券日报》报道,范冰冰不只逃税,还涉嫌银行违规放贷以及腐败案件,民间还传出范冰冰最终补交了8亿税金的传闻。税务方面,对影视行业从业者的税率更是从6.7%提升至42%。


复盘整个事件发酵的速度与过程,以及税务部门的迅速反应,不得不说,整个事件一波三折,在影视行业的寒冬为各位看客奉献了一出大戏,另人感叹,现实比电影精彩。


我们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早在2002年“亿万富姐”刘晓庆也曾涉税被查。这一切并非偶然。


当时的中国不仅仅是加入WTO的元年,更是开启新一轮税改的元年。那年为了融入WTO的圈子,中国大幅下降关税。而作为中央财政长期以来最稳定的收入来源,关税的下降意味着总收入从20%断崖式衰减至7%。这时中央政府必然将从过去长期放纵偷税漏税的地方找补。而当年的亿万富姐刘晓庆就成了偷税漏税的典型。


听起来是不是和当前的情况有些像?随着中国的强大、全球化一体化的深入,未来关税调降甚至零关税都将是大势所趋,与此同时还将对企业部门进一步的减税降费,两个主要税源将大幅下降,这一次又得从其他地方找补。而这一次的典型就成了“范爷”。在小崔的推波助澜之下,开启了中国税改的进程。



与特朗普发起的减税不一样,中国是结构性减税。因为特朗普减税将导致更严重的贫富分化,最终将变成了为有钱人减税。中国是结构性减税,意味着对一部分群体减税的同时势必会对另一部分群体加税。也意味着对税收种类的取舍,取消一些征税成本高的品种。


就拿个税抵扣来讲,直接把起征点从5000调整至10000,对老百姓身上的几座大山“教育、医疗、养老、购房、租房”税收专项抵扣。使改革红利更多地惠及民众,加大民众的可支配收入,老百姓有钱消费了又反过来对经济起到提振作用。


用财政手段调整收入分配,达到促进社会公平和共同富裕的最终目的。


企业方面, 2017年以来,增值税从4档减并至3档,今年五月份已经开始实施了16%、10%、6%三档增值税。


民营企业减税总额和幅度也加大了,可以激发出民营企业的内生动力,提高其竞争软实力;而作为实体经济主体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其发展一直是整体稳中向好,降低税负,将有利于推动制造业更好发展。


2
比特币暴跌


相比去年12月18日20500美元的高点,现如今3120美元的价格,天晓得比特币经历了什么。


用一个段子来形容:“七年炒币两茫茫,先亏车,后赔房,千币跌停,无处话凄凉!”


还有一个朋友圈截图:



继去年九月国内官方“严打ICO”之后,很多国家开始注意到虚拟货币隐藏的风险,很多国家纷纷对虚拟货币围追堵截。美国证券交易会对2家虚拟货币项目进行处罚,日本金融厅处罚了6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并责令其改善业务。而在中国,监管层重拳打击ICO的3个月后比特币见顶,开始断崖式的下跌,从2万点跌至6000点平台。


11月后,比特币开始“破位”大跌,从6000点平台跌至最低点3120点。BCH的“硬分叉”被视为11月以来比特币暴跌的导火索。一个自称“奥本聪”的澳大利亚人与比特大陆CEO吴忌寒所带领的BCH社区产生内斗,仅一天的算力大战双方就烧掉了1300万元。


这场算力战已经违背了短期的经济利益,究其主要原因——双方是为了争夺BTC的主导权,由此引发了价格剧烈波动。



在这场算力战的背后,撼动的不仅仅是比特币的价格,而是比特币“去中心化“的信仰。


这场战役在执行过程中并没有一个去中心化的征求意见过程,而是由中心化的群体所决定的。说白了,谁钱多、算力多谁就是“上帝”,用烧钱来“买共识”。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矿工们对此只能被迫接受。


受比特币暴跌影响,矿工的日子惨极了。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已经击穿了多个矿机成本价(内地的成本价3172美元,香港的成本价7930美元),国内新疆、内蒙等地的中小型矿场倒闭的倒闭、关门的关门。一台二手矿机去年能卖两万多,2018年也就1千多,沦为了废铁。


很多币圈大佬公开宣布退出。以太坊创始人V神退居二线已在进行中;“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币圈;火星人许子敬朋友圈宣布回“火星退休了”。2019年比特币生死未卜。


3
“小黄车”OFO之死


2018年12月20日,共享单车企业OFO登上了各大科技类、创投类媒体的头版头条,图片大多都是总部大门口一条看不到尾的长队,是的,OFO挤兑了。



最新数据显示,在APP上等候退押金的用户大约1000万人,据统计,完全消化退款请求还需最少三年。


其实资金链承压,OFO寻求破局的各类新闻贯穿2018年,从1月的订单峰值暴跌,到3月通过质押自行车的形式从阿里融资,再到8月来自上海凤凰的一纸诉状,虽然团队各类正面PR不断,但事后来看,OFO的沦陷可谓是2018年少有的确定性较高的经济事件。


2018年,我们亲眼见证了一家风口上的移动互联网新秀由波峰走向深渊。复盘其没落过程,除了资本市场的腥风血雨外,公司内部存在明显硬伤从而加速了其死亡。


管理混乱。OFO曾被员工爆出一个城市经理每月可以贪好几万,就连学校运营都可以贪个几万、十几万。内部管理一团糟,制度极其混乱,从高层到基层贪腐现象严重。


运维效率低下。OFO单车因为成本低廉,出现大量的损坏问题,并因此造成高额的运维成本。 


蒙眼狂奔。在融资前景不明的情况下,OFO开启了海外市场扩张进程,导致资金链进一步紧张。


最终压垮OFO的那一根稻草——戴威曾动用一票否决权组织了OFO和摩拜的合并,滴滴和朱啸虎因此放弃了OFO。 


虽然戴威曾公开表示不会动用户押金,然而在今年却出现了难退押金的情况,随着个案不断累积,用户信心的透支直接演变成年末大规模退押金的盛况。 


4
美元迷之反弹


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时候美元指数还比较弱,延续了2017年四季度的弱势,最低到过88.1。当时华尔街的基金经理们都相信美元指数接下来可能持续走低,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特朗普想要“弱美元”。


特朗普相信“美国优先”必须有弱美元进行支撑,这样才能促使美国出口商品相对的价格优势,在全球更具竞争力。美财长姆努钦在达沃斯论坛上“首肯”弱势美元,结果又被特朗普打脸。


特朗普称其“断章取义”,称“美国经济会再度强大,希望看到强势美元”,在其开腔救美元之后,美元指数又止跌反弹,之后最高到过97.7。



实际上早在2017年四季度的时候美国经济数据就已经开始走强了,而且已经出现美国与非美复苏不同步的苗头。美国与欧日的货币政策就开始出现分化,而后美国加息提速、缩表,但欧日并没有跟随。


而我国2015年811汇改之后与美元正式脱钩,意味着两个在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国家货币政策正式分道扬镳,也同样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开始提速。


国内从2016年四季度开始信贷紧缩期开启,2017年-2018年上半年金融强监管、去杠杆开始推进。而此时特朗普减税、基建计划的预期叠加美国加息造成美元从新兴市场回流至美国本土。而美国缩表引起的流动性收紧又对新兴市场造成了二次冲击。


因此,我们在2018年见证了新的一轮新兴市场的危机,二季度开始阿根廷比索贬值了近47%,他们的央行将政策基准利率上调了将近50%,俄罗斯卢布贬值超过20%;土耳其的里拉对美元最高跌了45%。


而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贬值3.65%,离岸市场对美元9.26%的贬值幅度实际上已经算是比较抗跌了。


对于2019年,当前市场上对美国加息周期将终止已经形成了一致性预期,预计货币政策会退回到“观察期”,也不排除降息的可能性。而美国降息并不等于美元会贬值,因为这取决于其他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


在2018年,欧日央行无法完成货币政策的常态化已经变成了一种新“常态”。在2019年美国经济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欧日的货币政策大概率还是无法完成常态化,甚至可能会先于美国进入降息周期;而现阶段中国央行定向降准、结构性降息的意愿还是比较强烈的。


这就意味着美国货币政策不用太强,但只要比其他主要央行强就能凸显出优势,所以非美国家大概率还是会对美元贬值的。


5
原油暴跌


2010年,美国页岩油产业化开启了全球能源革命的第一步,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2014年油管问题解决之后页岩油最终打破了全球原油的供需平衡表。


在蛋糕无法做大的情况之下,又跑进来一个新的供给者,意味着原油市场面临重新分配。国际油价持续下跌,使得全球供给国陷入了囚徒困境。


2016年四季度OPEC达成冻产协议,形成了原油的供给侧改革。油价终于探底回升。


而2018年特朗普制裁伊朗成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影响国际油价最核心的变量,一条推特就可以引发价格的剧烈波动变成了市场的常态。


2018年对伊朗第二阶段制裁落地,八国豁免权粉碎了特朗普上台以来支撑油价上涨的逻辑,证明了光靠供给端讲故事是无法维持高油价的。


10月油价开始暴跌,到了11月市场对美国2019年经济预期偏弱,预计2019年美联储停止加息,需求端开始恶化,对原油市场形成供需双杀。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其实如果拿当前的情况来对比亚洲金融风暴到2001年的油价走势图就会发现历史是惊人的相似。


那时亚洲金融风暴之后,OPEC一直达不成减产协议,油价一路下跌到了14、15美元,新兴市场风险进一步恶化,发生了供需双杀的恶性循环。这和2014年页岩油加入到原油供给之后OPEC冻产之前的情况惊人的相似。



我国当时在朱总的带领下开启国企改革,通过行政手段令上游供给缺乏弹性后将上游企业的负债化解。这与2016年开始刘总带领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几乎是高度的吻合。


当年在原材料上涨的过程中,国内成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对银行的坏账进行剥离。当时A股市场热炒五朵金花的景象与2016年、2017年炒上游的逻辑几乎是换汤不换药。


对比看当年的海外市场,1999年Q4油价创出历史新高到2000年高油价开始反作用于利率,与2018年美联储加息提速的情况也是一样,高利率又对资产价格形成了巨大的冲击。


现在OPEC和美国间的博弈,就如同当年OPEC间的博弈一样,陷入了囚徒困境。可增产容易减产难,双方即便是跌穿了底价也不愿意割让出自己市场的份额。原油市场又将落入了“比烂”的漩涡。


而当年在千禧年原油暴跌之后,全球资本市场又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似的危机,只不过这一次的名字换成了“互联网泡沫”,而当年美股暴跌的路径和最近一段的情况如出一辙。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2002年中国加入了WTO,一个新的、巨大的可能性加入了世界分工,开启了全球经济的复苏。



6
楼市拐点


在2018年5月的棚改货化凉了之后,国内楼市遭遇停水。潮水褪去,裸泳者一览无余。


国内房地产市场有两家出了名的高周转公司。第一个,是碧桂园,一家“有良心、有社会责任感的阳光企业”从此变得声名狼藉。


连续不断地发生事故已经不能说是偶然事件了。碧桂园以项目高周转著称,高销售额、疯狂拿地的“一哥”背后,是高杠杆和频现质量隐患,成本高,利润薄,还想做大规模,就只能从质量上搞文章。



最后的下场便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第二个,是以人力高周转著称的泰禾。泰禾负责招聘的总经理、副总经理二十几个,各种考核机制五花八门。从各行各业大把挖人,成为房企中挖人最多的公司,可是转眼到了下半年就变成了裁人最多的房企。


作为中国杠杆率最高的房企,泰禾在过去的一年从REITs、ABS、信托、私募、美元债、再到股份质押,把能想到的融资方式都玩了一溜够,最后钱还不够花,又让自己员工掏腰包买公司股票和理财产品。


泰禾一边加着杠杆一边谋求转型。进军院线、教育、养老、医疗,比万达王首富涉足的领域还要广。如果搁在股灾之前,估计还能东边不亮西边亮——房地产不赚钱靠资本市场也能捞回来,但是搁今年没戏了。


因为在2018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遭遇了真正的拐点。次贷危机之后,四万亿的水注下去全国变成了大工地,造就了中国经济和房地产的深度捆绑,也同时造就了中国的信贷周期和房地产周期的高度正相关,所以每当中国经济遭遇下行压力,就会盼来放水。


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了,对比之前的三轮放水,都是双降——即降息、降准,M2和社融两个月后就有了反映,但是这一次只有定向降准和结构性降息。为什么?因为就外部的环境变了。


2018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说了要“应对好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为什么要突出外部环境呢?因为明年的外部环境真的是充满着不确定性。2018年年底市场开始预期明年美国经济即将走弱。



火车头减速,高利率把科技股、高收益债的泡沫刺破了,意味着全球资产价格的重估,而我国泡沫最为严重的资产就在——楼市。所以可想而知楼市要是再放水将会意味着什么。


虽然从2016年四季度开始的去杠杆把公司部门杠杆去的差不多了,但是居民部门的杠杆率的稳定性仍要在明年的环境中受到考验。而居民部门的杠杆一边连接着房地产一边连接着地方城投,都是命门。房价从今年后半年开始的“不能涨”到明年逻辑将转变为“不能跌”。


住建部8月7日在部分城市房地产工作座谈会上提出:“把地方政府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主体责任落到实处,确保市场稳定”。政策上开始从“限价”向“稳价”转变。


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房地产这一饱受争议的领域重点突出“因城施策”、“房住不炒”和“长效机制”。


年底菏泽打响了取消限售的第一枪。实则是各地“因城施策”供给端的行政干预适度放松。其实在2018年2季度以来,部分城市预售证审批已经出现松动,部分高价楼盘得以入市,为的是缓解一、二手房价倒挂。


2018年出现了一、二手房倒挂的奇特现象。一手房比二手房还便宜,一手房销售火爆二手房市场冷冷清清。


供给端“限价”、“限售”松动,也是为了改善供求关系,一方面是想缓解一、二手房价倒挂所带来的套利机会。另一方面,是因为如果因需求不振导致房价下跌,那么那些高价拿地的开发商可能被套牢。


因此这也是一些需求较弱的三四线、甚至十八线城市被迫以释放购买力来支撑房价的“难言之隐”。


7
G2的修昔底德陷阱


近年来经常听到一个词,叫“修昔底德陷阱”。这是美国历史学家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T.Allison)最早提出的概念,意思是“新兴大国与传统的霸权国家对立,进而发展成战争”。


拿到今天来看,说的就是中国和美国G2之间的故事。


回首2018年,影响中国宏观最主要的三个变量,第一个就是G2的贸易摩擦;第二个是美国加息、缩表;第三个是国内的去杠杆。


因此2018年全年,国内基本上是在“美国经济扩张期+加息”与“中国经济调整期+去杠杆”形成的夹角中生存,所以可想而知国内资本市场的日子是非常不好过。


很多媒体总是拿G2和当年美日贸易摩擦来比较,实际上G2的关系还是比较特殊的。因为过去十年G2的存量资产是互补的,并不存在冲突。


但是未来中国无法再用房地产作为发动机来拉经济了,结构性的冲突严峻,产业升级时不我待了,所以是未来G2的增量资产存在着比较大的竞争。


因此在今年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路径,而围绕着G2贸易摩擦主线的中兴和华为也就成为了大国博弈之下的牺牲品。



3月8日,特朗普签署公告,决定3月23日起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


3月22日,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301调查。


4月4日,美发布关税清单。


6月15日,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的约340亿美元商品自7月6日开始加征。


7月10日,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额外关税,并在2019年1月1日起关税上调至25%。


8月13日,特朗普签署了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目的是保护美国关键技术的知识产权。


11月19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根据国会通过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公布了14类出口技术产品限制清单,包括AI、云计算、芯片、量子计算、机器人、脑机接口等。


12月1日,G20峰会中美达成停止关税升级等贸易限制措施,2019年1月1日仍保留原2000亿美元商品10%的关税,暂时不调高至25%。但存在90天的观察期,如果未能解决,关税仍会提高至25%。

特朗普搞“美国优先”、“WTO退圈儿”都是在说明世界正在变天儿。


而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不是要将国际秩序推翻重建,而是采用和平渐进的方式,通过补充、修改和变革措施,积极完善现有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机制。


而在全世界共生模式之下的阻力和困难是难以想象的,注定是百年未有的大调整。


“变”就意味着“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也就意味着“风险”。如何应对挑战、抓住机遇,化被动为主动,推动变局的发展就成了从2018年之后“解局”的关键。


G2的摩擦注定会是场马拉松, 90天的观察期后会有什么故事?把悬念留给了2019年。



8
美股崩盘


从2016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共同复苏——“你好、我也好”;到了2018年,美国经济进入了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全球经济复苏演变成了美国与非美国家不同步——“你好、我就不好”。


美国减税、加息的组合拳带来了资本回流,这种回流进一步推升了美国的利率和资产价格。因此,我们看到了2018年美股和美债收益率同时上涨的情况。


但是加息提速和闷声缩表引起的副作用也开始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显现。


尤其是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特朗普失去了众议院之后,市场预期特朗普的基建计划将告吹,于是少了基建的拉动,市场开始预期美国经济已经到达顶峰。四季度美国科技股终于绷不住了,开始走熊。


伴随着美国的加息造成了长短期美债利差逐步的收窄,2年和10年利差从年初的30个BP下降到了10个BP。2年、5年利差从年初的20个BP变成了倒挂。


换句话说,从利差的走势上就会发现,虽然短端利率还有可能进一步加息,但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1.6走到了3以上,再加上四季度原油价格的抬升也进一步抬升了波动率,系统性风险即将出现。


现在市场正在等待的是美国经济数据对预期进行佐证。


虽然在美股的历史上2年、10年美债收益率倒挂大概率会出现系统性风险,但是这一次却与2008年的次贷危机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在次贷危机时期,美股泡沫比较严重的并非科技类成长股,而是房地产和金融板块。而这一次泡沫集聚在科技类成长股中,倒是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相似度很高。


90年代信息技术革命之后美国一大批互联网公司涌现,从97年到千禧年科技股泡沫的破裂,呈现出类似VC阶段的特点:低股息或零股息、高估值、和没完没了地烧钱。听起来是不是和最近两年我国很多创业企业、共享经济的情况很像?



在经历过泡沫刺破的大清洗之后,美国科技股也从VC初创阶段走到了青壮年成长阶段,不再走低股息或零股息之路,比如现在的FANNG。


从上一次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路径我们可以总结出规律——


美股调整第一阶段:资金从科技股出来后买入公共事业类板块,进行对冲。美股的公共事业板块通常被成为“代理债券”,因为其通常支付比较高的股息、负债率低、现金流稳定的特点。这与A股市场2017年的白马行情比较相似。


第二阶段:如果债券收益率与公共事业板块的相等的情况下,投资者就会倾向于抛弃股票转投债券,毕竟债券是优先清偿的。当股市中对冲都没有吸引力了,资金就会立即投入债市进行避险。


而这一般都会发生在经济下行得到确认,美国加息路径从“观察期”转向降息,公共事业板块就会开始下跌。一直到短期利率降无可降,公共事业的股息会再次具备吸引力。


9
民营企业座谈会


在年底的政治局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大领导主持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从十八大以来,如此高规格的民营企业座谈会十分罕见。说明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之下,民企的问题已经变成了高层非常关切地问题。


在政治局会议上也谈到过“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在这其中,最主要就是民企。


2018年对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讲是跌宕起伏的一年。


无论是上半年的债务违约潮还是下半年A股市场中的股权质押风险,把数千家民营上市公司的风险暴露于公众的视野之中。A股市场在10月一泻千里跌破了2500点整数关口,第二天迎来了一行两会的领导共同救市。


其实今年年初以来货币政策实则非常宽松。4次降准,释放了约2万亿流动性。放长钱进场,利率中枢下行,锁短放长MLF置换短期操作。12月19日央行“结构性降息”创设定向中期流动性借贷便利(TMLF),资金可用3年,比MLF利率优惠15个bp。


去杠杆节奏在下半年开始明显放缓,转为稳杠杆。虽然市场流动性充裕,但由于货币政策传导受阻,M2、社融增速却仍低于往年同期水平。


当前民企的形势非常严峻。一方面,是由于货币政策传导受阻导致的落地打折扣现象。而另一方面则是市场上仍过于悲观的预期,对于当前的形势认识不够清晰。


民企座谈会上,大领导的通告用多个“十分重要”来形容民企意义。提到:“我国经济发展能够创造中国奇迹,民营经济功不可没!”批评了“民营经济离场论”,还有“新公私合营论”,以及把加强企业党建和工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tormwatercanada.com/xinwen/11135.html
(本文来自月月娱乐说整合文章:http://www.stormwatercanada.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tormwatercanada.com ©2017 月月娱乐说

月月娱乐说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